孙公瑾

咸鱼新人小透明

原耽!这里是一只菜鸡……那啥这文名字没想好……就不写名字了

       安迪带着一身疲倦回到了家,站在门口,看着面前冰冷的金属门,嘴角勾起一丝嘲讽,又剩他一个人了,果然都不可靠啊。
     打开门,安迪正准备像往常一样开灯,却发现屋子里的灯已经被打开,窗外浓浓的夜色衬着灯散发着温暖的橘光。
       沙发上的男人站起了身,似乎什么都没有变一样,向安迪问到:“回来了,吃饭了么?厨房里我刚刚热了饭,你要没吃我就去端来。”
      “你还来这里干嘛?我们分手了,你也结婚了,这是我家,请你出去。”安迪看着面前的男人,他们相爱了四年,昆丁却因为一些可笑的想法提出了分手,接着结了婚。
       昆丁走到安迪面前,俯下身,让两个人面对面,“你在赶我走?为什么?因为我结了婚?”
        安迪看着眼前英俊的面孔,依旧是仿佛什么都不在意的表情,“对,没错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很好,你是不是忘记了,我没有提分手,所以你还是我的人。”昆丁轻轻靠近安迪的耳朵,这里是他的敏感点。
      安迪面无表情的退后一步说道:“那你真让我觉得恶心。”
      “OK,OK。”昆丁看着安迪隐忍的脸,举起了双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到这里来,到底有什么事?没事请马上离开,哦对了,就算是有事,你的事情也与我无关,看在以前的情分上,你自己走,不然我会报警的。”安迪坐到沙发上,慵懒的窝在上面,手里拿着手机冲昆丁轻轻的晃了晃,以示他自己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昆丁无视了安迪的话,同样也坐在沙发上,捏起安迪刚刚丢在地上的袜子,瞥了一眼仿佛一只猫的安迪“你还是一日既往的邋遢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喂!还给我!这是我家!我想怎样就怎样,我最后说一遍,把我的袜子放下!然后走出去!”安迪看着那人一身西装革履,笔直的坐在那里似乎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,这种情景足够迷死一群女高中生了,但是他手里居然拿着自己的袜子!真是该死!
        昆丁面色一沉,丢下手中的袜子,起身向着安迪的方向走过去。一边走一遍轻轻扯开自己的领带:“好啊,我的小猫咪又调皮了。该修理一下了啊。”
       安迪往后退了一下,却被沙发挡住的去路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想干嘛?我警告你!我真的会报警的!”安迪举着手机气急败坏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手机?现在没了。”昆丁一把抢过手机向身后一甩,用两条胳膊把安迪困在自己身下,轻轻伏了下去……(后面请自行脑补hhhhh)

   

【园医接文】相依

没错第二个是我hhhh

盏茶做酒:

ooc预警ooc预警


接文大部分内容为园丁日记更新前写的有偏差请见谅


全文近一万字


私设如山(对,说的就是我自己QWQ)


欢迎加入园医拆椅救援组,号码:743956258


以后也会举办各种活动der,开放转载,如果可以请带评论,接文的小伙伴可以直接转载不评论


因为lof神奇地敏感词所以走链接,为了防止被吞,评论里还有备份链接


参加人员
  1西州  @非洲酋长乔遇


  2孙公瑾  @孙公瑾


  3逢山鬼莫哭  @逢山鬼莫哭


  4顾北莫离愁(我)


     5叶子  @叶子柒—园医杰佣了解一下


  6斯法尔奇  @SfireKi、死火


  7黄緡蛮  @0


        8七七七七染 @甜酒味儿七染


       走起
  

Hhhhh园丁的衣服又齐啦! @盏茶做酒 开心

今天玩园丁小姐姐,遇到杰克,其余的人都GG了,我苟到最后,大门都快开了,开始狂追我,公主抱以后,就开启了路痴找地窖模式,我秉着你公主抱,我就不跑的原则,让他抱着我在红教堂溜达了五六分钟,地窖依旧没找到……最后实在是感觉有点累,挣脱了以后,自己找地窖,还要防止他打我……最后一张图,是我找到地窖后,他把我打眩晕,公主抱扔到地窖上……

飘着走???

自己加自己,自己跟自己玩,这波骚操作了解下hhhh

凑齐了的园丁皮肤,开森

出去了6次,四次都在同一个地方,崽儿你告诉妈,你是不是在那里有家了……😂😂😂

一条咸鱼与另一条咸鱼的日常接文(茶:皇上/瑾:宁王)

茶:“来人,拖下去斩了!”

瑾:“呵,女人,如此不知好歹,你无非是为了那个不喜欢你的人,我都逼供到龙椅下了,居然还在大言不惭,你难道不知道他……爱的是我么?”

茶:“首先,你瞎了么?宁王,朕堂堂男儿身多次被被你当成女子,真该给你派个御医治治眼疾,次之,朕从未爱过他,收起你这可笑的嘴脸吧,宣旨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反贼宁王,祸胆包天,竟带十万大军攻至皇城,幸大将军英勇神武将反贼拿下,现午时行刑,钦此——”

瑾:“哎,真真是可怜啊,你母后,为了她的位置也真是不择手段了,父皇也老糊涂,居然帮着你母女二人瞒天过海,你身为女儿身,却坐上了我大齐的江山,成了皇帝。
        啧啧,还有大将军,陛下,大将军也是在下的人呢,真正的大将军,因对你求爱不得最后被我生生摧残死呢!
       好。不妨告诉你,现在朝堂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人,你的那些探子和忠臣也被我用各种办法收服了,在我摄政这些年,天下人要早知宁王爱戴百姓,为国为民,而你却是不学无术的昏君,百姓需要的是安稳和生活,他们不在乎皇位上的是谁,谁为他们好,他们就拥护谁。”

茶:“呵,宁王,别再做你的春秋大梦了,朕的母后早就知道会有乱臣贼子散布谣言,你可看清楚了。”我挥手解开衣襟,露出平坦的胸膛,“朕是男儿身,以及上上下下全都是你的人?”

       “你以为朕的皇帝白当的?朕早就料到了,大将军是真的大将军,而你的党羽,呵。”
“是朕安在你身边给你开心一下的罢了。”

瑾:“哦?真的是男的呢,将军,我赌输了,陛下呢,你尽情享用,我也不在这里碍眼了,皇位还是他坐着吧,我呢,走了,你可答应我了,得到皇帝后不会打扰我的。”

茶:“皇宫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么?”我举起手上的弯月弓,拉成满月,射向宁王,宁王当场血溅三尺,死的透透的。
        宁王咳出血沫,不可置信的指向大将军:“你……咳咳……言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将军眼观鼻,鼻观心:“皇帝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,哥哥宠他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可怜的宁王”我小声嘲讽道:“将军逗你玩也信,我们早就互心意了。”

瑾:“啊,天真蓝啊,将军,保重,我帮你戏也演了,反也造了,终于可以远离这里了,我会去塞外找一个人,你……好好照顾皇上,他毕竟是我唯一的弟弟,也要好好保卫江山。再见了。”

茶:皇上一激动,从台阶上摔下来,驾崩了。

瑾:宁王归来成了皇帝,普天同庆。

茶:大将军悲急生怒,一人之力血洗王朝。

瑾:而后将军心力憔悴,随着皇上归去了。
宁王要找的那个人是先皇在外的私生子,顺利登基。

茶:上天降灾砸死了所有皇族,一种未知且与人类近似的生物降临。

瑾:那时人间一片血雨腥风,数以百万计的人被杀,灾害、疾病肆虐,人口减少,原人类称未知生物为“安斯人”。安斯人迫使大齐的生产水平提升,科技发展,人类进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大齐与安斯史》
“好了同学们,今天历史课讲到这里,下课”老师合上书。